未世神話 第十四章 陽光正好
作者:天縱寒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5-23
    在封釋锜準備早餐的時候,白無念嘗試運用修羅心法自療,可卻聽到一聲警告,“丫頭你現在最好不要用修羅心經,這副身體目前可撐不住修羅的力量,我不想自己辛苦搶回來的命被你糟蹋了?!?br />
    一樽四方鼎從白無念的身體中緩緩分離,然后接著說:“你的骨頭我已經都復原的,肌肉也連上了,不過三天之內除了拿杯子喝水這類小動作外,其余的事一概少做,更不能動用修羅之力?!?br />
    “難道我就只能躺著嗎?”白無念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本來丫頭你擋下的光束可是帶有分解法則的,要不是小锜以自己的血做媒介,用靈體的力量中和分解法則,你的身體就徹底癱了。這世上如果連我都束手無策,修羅場的那幫老家伙更不可能解決?!鄙衽┒奔乃盜蘇餉炊嗷?。

    “封釋锜的…血…”白無念失神了一下,她當時硬抗光束的時候完全沒想到,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種程度。

    “這幾天我就待在你身體里,代替修羅之力幫助你恢復?!彼低?,神農鼎又融入了白無念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多謝?!?br />
    這邊白無念和神農鼎剛剛結束對話,臥室的房門就打開了,封釋锜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,然后放在床頭邊的柜子上,白無念掃了一眼,托盤里裝著一碗粥,一個雞蛋,還有一小碟拌菜。

    白無念似笑非笑的看著封釋锜,“我在家里的時候,早餐都是豐盛的山珍海味任我挑選,現在你就給我吃這些?”

    “你應該慶幸這不是沙漠,不然今天的早餐就是蛇血煮蝎尾?!狽饈丸熐崦璧吹幕卮?,然后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問你個問題?!卑孜弈蠲嬪驕?,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問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昨天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這話直接把封釋锜問得不明所以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是說,我現在癱在床上,根本沒穿衣服,全都被昨天那道光束毀了,所以,這種情況下,你看到了什么?”白無念面色有些有些微紅,但還是問出這種問題,并露出了小惡魔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封釋锜這才想到白無念是這個女孩子,不過當時他的注意力完全在救人上。不過現在回想一下…封釋锜起身就要走,白無念都看到他那發紅的耳根,“我先出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還給我回來!”白無念聲音只是稍微大了點,胸口就傳來微微的疼痛感,“嘶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封釋锜兩步來到床邊,手伸到一半又怯生生的縮了回去。這動作把白無念逗笑了,“我允許你碰我,把我扶起來吃飯,我餓了?!?br />
    封釋锜隔著被子慢慢移動白無念的身體,讓她倚著枕頭坐起來。不過封釋锜剛弄好準備坐下的時候,就看到她不滿的眼神,“我哪里做得不對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,我像是能自己吃飯的人嗎?喂我?!?br />
    太陽一點點的露出來,托盤里拌菜和粥已經沒有了,封釋锜坐在床邊剝雞蛋,白無念則是一臉平靜的閉目養神,不過能看出她很滿意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我無念,我允許了?!卑孜弈畬蚨狹慫幕?。

    “無念……”封釋锜頓了一下后接著說:“你的母親是個什么樣的人?你在昏迷狀態下一直在喊媽媽?!?br />
    白無念睜開眼睛,她看著封釋锜,“她是一個很普通的母親,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,我以前聽父親提起過,母親很有才華,年輕時曾被聯盟授予過某個領域最高獎項,不過在嫁給我父親后就很少對外露面了,”

    “我記得才四歲的時候,父親就開始不斷的讓我前往修羅場,雖然被老家伙們稱贊前途無量,但每次都被修羅場的景象嚇得半死?!彼檔秸飫鋨孜弈鈄約憾夾α?,“接著就是在回到白家后哭著找媽媽?!?br />
    封釋锜這時也剝好了雞蛋,他將雞蛋掰開,遞到白無念的嘴邊,“所以你的母親是你最后依靠過的人嗎?以至于出現在你的夢里?!?br />
    白無念把半個雞蛋吃了進去,在嚼完咽下后說:“我已經以人身達到至高修羅的層次,所以我又何來怯懦一說?這只是我不愿意去回想的事情罷了,而且如果我父親知道了,不僅會把我罵一頓,可能自己也會想到一些其他的事?!?br />
    “這算是你的秘密嗎?”

    “可以這么說?!?br />
    把另外半個雞蛋也吃了之后,白無念看著想要端走托盤的封釋锜,“你也有心事,不要懷疑我的觀察能力。我們的關系最多也只是合作,我?;ち四?,你也救活了我,你并沒有照顧我的義務?!?br />
    封釋锜動作一僵,不過又恢復如常,“既然你有秘密,我自然也有,只不過你是不想提起,我卻是想極力忘掉,以至于我在沙漠里躲了六年?!?br />
    白無念又閉上眼睛靜靜地倚靠著,“如果你愿意說,我在聽著?!?br />
    封釋锜停下腳步,想了一下后說:“一個女孩死在我懷里,而且,也是為了?;の?,我當時沒救過來她。你休息吧?!彼低昃妥叱雋宋允?。

    “愧疚嗎?”白無念自言自語,“原來是我想多了?!?br />
    時間已經過了正午,本來要給白無念準備午餐,不過她說不餓,封釋锜就自己隨便吃了點東西。本來以為下午會和上午一樣,白無念靜靜地躺在床上,只是封釋锜最終還是避免不了一件尷尬的事。

    “柿子,我要上廁所哦!”這是白無念早上給封釋锜想的外號,越叫越順,“抱我去衛生間?!?br />
    封釋锜一臉的糾結和白無念陰謀詭計得逞的笑容形成鮮明對比,不過也只是尷尬,也沒發生其他的意外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封釋锜要抱著白無念會床上的時候,她突然說:“抱我去客廳的落地窗前,我要去曬太陽,不然躺在床上很難受?!?br />
    出于照顧傷員,封釋锜照做了,他抱著白無念來到落地窗前,輕輕的放在地毯上,不過總不能讓一個不能動的人躺在地上,封釋锜用胳膊環住白無念的雙肩,想要拉動她換個方向坐著,順便找個靠背。

    “停下,就這樣別動了,你也別動?!卑孜弈畛鏨浦?,兩人的位置很不巧,正是白無念倒在封釋锜的懷中。

    “無念,你確定要這樣嗎?”封釋锜的臉有些紅,然后扭過頭去,他盡量不去想白無念那好到過分的身材。

    “這樣很舒服?!卑孜弈詈芟硎苷飧鋈巳飪勘?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,而在睡前她下定了一個決心。

    “我就給你個機會,不然你活該你單身一輩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