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師九叔 第九百零三章:九叔再收徒
作者:西瓜有皮不好吃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8-18
    九叔知道,今天月底,就是林天齊正式離開廣州去新加坡的日子,這一去,就是真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師徒兩人再見一面了。一秒記住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不由得,一股強烈的離愁直襲心頭,以前林天齊在廣州的時候還好,雖然也是相隔兩地,但是廣州與灃水鎮之間并不遠,而且每隔那么幾個月林天齊也會帶許潔回來住上那么一段時間,并且真有什么事師徒兩人也能輕易以靈鳥聯系,但是林天齊現在這一去,那就真的是天南地北了。

    離愁上心頭,同時又帶著一種淡淡的孤獨感,雖然許東升一家子也在灃水鎮,但是畢竟都已經分家住了,晚上諾大的房子還是只有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誒,東哥,你看,師傅今天情緒似乎有些不高啊?!彪僦曛?,隔著店門和街道,田蓉注意到對面九叔的神色,抓了一下許東升手臂道。

    許東升聞言當即也是目光看過去,見店子里面只有一個人的九叔正獨自望著廣州城方向有些出神,神色露出幾分落幕,想了想當即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大師兄和小潔她們離開廣州去新嘉坡的日子,這一去那么遠,以后還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見,師傅應該是因為這個吧?!?br />
    田蓉聞言頓時也是點了點頭,心里明白過來,看著街道對面店子里還有些出神的九叔,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,開口道——

    “大師兄和小潔去新嘉坡肯定是一個原因,不過我覺得肯定還有另一個原因?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許東升立馬疑惑看向田蓉。

    “你想啊,自從我們結婚搬出來之后,大師兄也帶著許潔去了廣州很少有時間回來后,師傅每天晚上一個人面對那么大的房子,不孤獨嗎?”

    到底是女孩子,田蓉的心思也向來比較,不是許東升這種五大三粗的糙漢子,在一些事情的觀察和思考上,要遠比許東升細致很多,自從和旭東結婚搬出來并且林天齊帶著許潔去了廣州之后,她就感覺的出來,九叔有時候一個人會流露出一種落寞,整個人顯露出一種孤獨情緒。

    而且這種事情,只要細想一下也能想得到,九叔如今的年紀也已經四十多歲近五十歲,雖然身體上相比起一般人要健康硬朗很多,但是確實已經步入老年,對于任何一個正常的步入老年的老年人而言,每天晚上一個人對著諾大的空蕩蕩的大宅子,沒有一個人,能不感到孤獨嗎?

    經田蓉這么一說,許東升也是頓時醒悟過來,他雖然神經大條五大三粗,但是卻并非真笨,很多時候只是事情沒有想到罷了,如果有人提醒的話,自然也能輕易醒悟明白過來,立馬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那么大個屋子,師傅每天晚上一個人,也確實挺孤獨的,那你看我們要不要把師傅也接過來一起住?!?br />
    田蓉聞言則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師傅同意自然沒問題,不過師傅的性格你應該也清楚,恐怕我們提出來他也不會愿意?!?br />
    這話倒不是田蓉有什么私心不愿意九叔搬過來才這么說,而是因為這么長時間的結婚時間下來,田蓉已經對九叔的性格了解了不少,她心中清楚,九叔屬于那種內心自尊心很強而且獨立性很強的人,她們開口讓九叔搬過來一起住,九叔多半不會同意,而且搬過來恐怕也住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”許東升一抓后腦勺問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師傅和爹吃飯喝酒不是提過想再收徒嗎,我看干脆讓師傅再收一兩個徒弟好了,到時候和師傅住一起,這事就解決了?!?br />
    許東升聞言再次一拍后腦勺,眼睛一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師傅是這么提過來的,而且現在大師兄和我都已經成家,師傅再收幾個弟子,倒也不錯,我就有師弟了,正好師傅也就不會一個人感到孤獨了,不過找誰去啊,這人可不能隨便收,最起碼心性要過關,要是收到那些心術不正的人可不行?!?br />
    許東升又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自然,而且讓師傅收弟子,肯定也要師傅自己喜歡同意,你覺得以師傅的眼光,會看不出哪些心術不正的收他們嗎?”

    田蓉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?”

    許東升聞言一想立馬緊跟著一笑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大姐有個侄子,叫秋生,現在十四歲,挺乖巧懂事的,雖然偶爾有點搗蛋,但是本性不壞,要不過兩天我叫過來讓師傅看看?!?br />
    田蓉又立馬緊跟道。

    “你侄子?”

    許東升聞言愣了一下,隨后又立馬似乎想到了什么,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咦,不對啊,那萬一師傅真的看上了收成了弟子,不就是成了我師弟,這輩分不是亂了嗎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別計較這些嗎,我大姐那口子不是個東西,當年說是去外面闖,這一去就是十年了無音訊,留下我大姐一個人拉扯著才四歲的孩子,孤兒寡母的走到如今一直不容易,而且我那侄子也還懂事,就讓師傅看一看嘛,萬一師傅看上了呢?!?br />
    “再說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!”

    許東升聞言想了想,心想著也是這個理,自己師傅如果真要收徒弟,收誰不是收,只要合適,當即也道。

    “這也行,不過這事晚上我們再和爹說一說,讓爹和師傅去說這事比較合適?!?br />
    田蓉自然也是同意。

    當晚,夫妻兩口子在吃飯的時候也是將想法和許父許母說了出來,許父許母聞言覺得這也是好事,當即也同意了下來,最后決定由許父找時間和機會與九叔說這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上午時分,趁著在一起喝茶的空檔,許父旁敲側擊和九叔說出此事。

    九叔在思慮了半響之后,也是同意了下來,不過并不是直接答應收人,只是松口可以先過來留在這邊觀察一段時間,九叔也確實動了收徒的念頭,并且是早在半年多以前就有了這個想法,只不過是一只沒有合適的收徒對象罷了。

    現在許父將田蓉的侄子推薦過來,只要心性過得去人品沒有大問題,資質差一點,九叔也不介意收下,反正資質好的弟子,這一輩子他有自己那個大徒弟就已經心滿意足了。

    得到九叔首肯,田蓉當即也是第一時間給自己娘家那邊傳訊,對于九叔這邊情況,田蓉娘家那邊早已清楚,而且九叔的名聲,隨著定居在灃水鎮這一年左右的時間以來,名聲早已傳遍周圍的鄉鎮,哪里會不同意。

    當天晚上,田蓉的父母和田蓉的大姐就帶著人過來,由九叔暫時收為記名弟子觀察。

    又過了半個多月,鄰鎮鬧僵尸,九叔受邀過去解決,回來時身邊又多了一個鍋蓋頭看起來很膽小十二三歲少年。

    一個月多后,時至七月,林家,大廳,大廳正中間靠墻處是一個神臺,神臺上供奉著一個身穿黃色道袍道士打扮的茅山祖師神像。

    九叔一身杏黃色道袍,神色肅穆的站在神像前的左邊。

    而在神像的正前面,則是兩個看起來十三四歲的少年恭敬的跪在神像前。

    許父許母和許東升、田蓉四人則站在門口,田蓉手里還抱著孩子。

    “秋生,文才,你們二人跟隨我已經一月有余,念你二人心性不壞,尚可造就,今日我就正式收你二人入門,為我茅山弟子?!?br />
    看著跪在地上的兩個少年,九叔神色肅穆道。

    地上的兩人聞言則是瞬間驚喜的抬起頭,對視一眼,然后向九叔磕頭一拜。

    “拜見師傅!”

    九叔微微頷首,坦然受這一拜,然后又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二人入我門下,就是我茅山弟子,也要謹記守我茅山戒律,一不得欺師滅祖,二不得同門相殘,三不得為非作歹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待九叔說完門規,兩人當即又應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,在你們兩人之上,為師還有兩個弟子,也就是你們的師兄,二師兄就在門口,你們已經知道了,我也就不多說了,而大師兄,叫林天齊,不過現在人已經出國了,以后等他回來了再讓你們認識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,現在起來吧,從今以后,隨為師好好修行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兩人當即又從地上爬起來,一臉高興之色。

    門口的許父許母和田蓉許東升四人見此也是笑著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以后跟著師傅,可要好好修行,好好聽話,要是讓我知道你不聽話,看我不收拾你?!?br />
    一進來田蓉就是對著秋生告誡道。

    秋生對于田蓉這個姑媽比較畏懼,聞言立馬脖子一縮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姑媽?!?br />
    “來,叫聲師兄聽聽?!?br />
    許東升則是一把攬住文才,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“師兄?!?br />
    文才立馬老老實實道。

    許東升聞言頓時只覺神清氣爽,師傅終于再收徒弟了,自己有師弟,美滋滋啊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肯定不會想到,師傅又收了兩個師弟?!?br />
    許東升又笑著看向九叔道。

    九叔聞言也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..........